与原来的基数太高以及经济发展周期都有关系
来源:    发布时间: 2021-01-08 01:54    次浏览   

一是小贷主要指标大大低于网贷的降幅。2018年全面反映我国网贷行业规模水平的成交额、平台数量、贷款余额、参与人数等主要四大指标,同比分别下降50.28%、43.82%、29.74%、8.14%,这是我国于2007年的6月份第一家网贷平台上线11年来的首次下降。相对2018年网贷暴降,小贷的下降幅度算是很小的了。

家小贷公司受到停业整顿和取消业务资格的处罚,其中直接取消46家小贷公司业务资格,而2013年至2017年的5年间,全省取消该项业务资格的小贷公司数量总共也只有45家。因此,2018年小贷公司的减少,主要是历年未及时处置问题小贷公司的一次性出清。

央行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小贷公司8133家、从业人员90839人、实收资本8363.2亿元、贷款余额9550.44亿元。钱诚数科(深圳市钱诚互联网金融研究院)大数据系统显示,2018年,小贷行业主要指标同比全面下降,环比则几乎季季下降。去年一年,超过1.3万人离开小贷行业,另谋出路。小贷行业十年来,从快速成长,到辉煌发展,再到如今的落寞黯然,令人唏嘘。

免责声明: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三是经营环境在不断改善。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会长兼党委书记向为国曾指出,最近一段时期,社会上不少非法放贷组织和个人冒名顶替,常常冠以“小贷公司”的名称或者“小额贷款业务”从事非法经营活动,导致相当一部分人分不清小贷公司与非法组织的界限,一提起高利贷、校园贷就认为是正规小贷公司干的,甚至网贷有些爆雷事件都联想到正规小贷公司,让正规小贷公司背了很大的黑锅。向为国呼吁,划清正规小贷公司与非法放贷组织的界限。

2018年小贷主要指标全面下降,其幅度是行业十年来最大的,但情况特殊。2018年,各地针对小贷公司的整顿清理工作力度之大、执行之严、规模之广,堪称历年之最。例如,四川省2018年前4个月共计有71

二是与处理历史“遗留问题”有关。对于小贷公司数量持续下降问题,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专职副会长兼秘书长白雪梅表示,这是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与原来的基数太高以及经济发展周期都有关系。

胡尔义认为,从资产端拓展看,小贷跟网贷大同小异;从资金端而言,小贷规避了网贷面向社会集资带来的一系列问题,杜绝金融风险酿成社会风险的可能。

向为国表示,由于小贷公司的法律地位、机构定性长期得不到确认,因而在税收、政策、融资渠道、诉讼环境、市场环境等方面均遭遇诸多瓶颈性问题,严重影响和制约了小贷公司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建议进一步加强小贷公司的立法,从法律定位、机构定性等方面保障先行机构的权益。

向为国表示,小贷公司试点十年以来的经验证明,凡是有地方政府、地方金融办(局)对小贷公司行业的重视,准入、监管、风控做得好的,这些地区行业发展的状况就相对好,特别是整体的应对风险的能力就强,走出困境的周期可能相对就早一些。深圳小贷行业数据是全国小贷行业下行态势基本触底或将企稳的先行者和代表,意味着全国各省市区小贷行业都将陆续走出低谷。

于德良)

五是新三板挂牌小贷公司的业绩拐点隐现。钱诚数科大数据系统显示,相对于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下降12.40%、净利润下降48.54%,新三板挂牌小贷公司2018年第三季度营业收入增长20.65%、净利润增长36.39%。

事实上,从去年以来,政府对非法放贷组织的打击力度越来越大,网贷也从促退、促降,进入良性退出期。小贷经营环境在不断改善。

胡尔义认为,新三板挂牌小贷公司是小贷行业的先行者和代表,可能意味着全国小贷行业将陆续走出低谷。

从十年前的《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之后,国家再未出台过全国层面的小贷公司的监管条例和业务管理规定。白雪梅表示,行业的实践也是亟待政策的引领和规范,对于制定行业规则业内呼声很高。为此,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发起实施了关于小贷公司的课题,课题研究的落脚点在于提出政策建议。白雪梅介绍,课题组从机构定位、投资人限制、经营能力、业务范围、经营地位、客户对象、投资渠道、融资杠杆、利率上限、法律适用性等方面提出了思考。(记者

深圳市小额贷款行业协会秘书长王泽云介绍,自2009年有统计以来,全行业累计为社会解决融资需求达4364.19亿元,尤其是在缓解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业者融资难问题上,发挥了独特的作用。王泽云指出,小额贷款公司已经成为深圳市个体工商业者从体制内金融机构获得资金支持的主渠道,全行业覆盖超过16万家的小微企业和近500万户个体工商业者。深圳小贷行业成绩斐然。

但是,《证券日报》记者却在采访中发现,业内专家并不悲观,认为在经历长期低迷之后,小贷行业的曙光正在临近。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统计分析专委、深商大数据课题组负责人胡尔义认为,小贷行业置之死地而后生,v型反转渐行渐近。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四是地方政府、行业协会越来越重视。2019年1月份,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印发《关于对部分小额贷款公司取(注)消业务资质的规定》与《湖南省小额贷款公司分类监管评级办法》,拟对小额贷款公司实行分类监管评级考核,将评分高的机构融资比例可放大至净资本的300%。